廣告
三秦房產網 > 新聞中心 > 地市要聞

西安行人放著天橋不走非要冒著危險去橫穿車流 這是為啥?

2019年06月17日 08:03   來源:華商報

  “過馬路,上天橋。”這是兒歌《人行天橋》中的歌詞。為了將人和車分流,減少道路交通事故的發生,人行天橋應運而生。一段時間內,它的數量多少還被視為一座城市現代化的標志。

  然而,在現實生活中,有人行天橋,行人仍隨意橫穿馬路的現象司空見慣。西安市市政設施管理局天橋通道管理所負責對西安城六區138座天橋進行管理和日常維護。連日來,華商報記者先后走訪觀察了西安市76座天橋周邊的行人通行情況,發現西安市二環全線及部分隔離措施到位的天橋使用率極高,但也至少有10余座人行天橋因為種種原因形同虛設。

  二環天橋:

  18座天橋使用率極高

  橋下道路均有隔離

  6月14日,記者繞西安市二環路走訪一圈,鐵一局醫院人行天橋、新安醫院人行天橋、第九醫院人行天橋、工程大學人行天橋、劉北村人行天橋、太和路北口人行天橋、余家寨人行天橋、貞觀路南口人行天橋、開元路南口人行天橋等,道路中間區域都有綠化帶隔離,行人無法橫穿馬路通行。東二環沙坡立交橋、城北客運站人行天橋、大白楊小學人行天橋、梨園路西口人行天橋、土門文化宮人行天橋等,用欄桿加綠化帶雙層隔離,行人無法橫穿馬路通行;豐禾路西口人行天橋、市人才市場人行天橋、西航人行天橋、白沙路北口人行天橋等,除了在道路中間有欄桿及綠化帶進行隔離外,在人行天橋下方,天橋口的道沿上也圍有很長一段欄桿,行人想要繞行至馬路上,非常不便,這也促使行人從天橋通過。

  203所天橋:

  1分鐘橫穿馬路20人

  該天橋位于丈八東路,路南是中國兵器工業第二0三研究所和兵器工業五二一醫院,路北是兵工社區五二一生活區,人流量較大,但很少有行人選擇走天橋,路中間綠化帶的缺口成了人們過馬路的首選。

  6月12日上午9時30分許,記者在該天橋觀察,大部分行人都橫穿馬路,僅1分鐘時間就有20人橫穿馬路,甚至包括抱著小孩的、推著嬰兒車的。一位正站在路邊等待過馬路的大叔說:“我64歲,腿腳不好,爬不了天橋的臺階,只能看著車少一點就趕緊快走過去。”一位推著嬰兒車的阿姨則說:“我也知道走天橋安全啊,但是車子沒辦法直接推上去,得繞到另一邊上去,到對面后又要繞,不如直接從馬路穿過去。”

  西安美院天橋:

  “出門就是斑馬線,為啥要走天橋”

  西安美術學院位于含光南路和雁塔西路丁字路口,西安美院人行天橋位于丁字路口南側的含光南路上,丁字路口北側就是美院行人通行的東門和斑馬線,人行天橋和斑馬線距離不足百米。

  “出門就是斑馬線,為啥要繞來繞去的去走天橋呢?”面對記者的詢問,一位站在斑馬線旁等綠燈的姑娘不解地說。

  小寨天橋:

  四周都是欄桿圍著,只能走天橋

  小寨是西安知名商圈,人流及車流量巨大,雖然過往行人眾多,但很少有行人橫穿馬路的現象,都是通過小寨人行天橋過馬路。該天橋是大型環形天橋,四個方向共有8個進出口,在天橋進出口的路邊都設置有很長一段欄桿,即使行人想橫穿馬路也需要先繞行很長一段距離。

  “我就在長安大學上學,經常去賽格逛街吃飯,肯定是走天橋啊,從來沒想過橫穿馬路,這兒的路況這么復雜,車這么多,走下面太危險,而且繞著欄桿還需要走上好幾分鐘才能橫穿馬路呢。”一名大二男生說。

  和小寨天橋同在長安路上的音樂學院人行天橋、興善寺人行天橋、郵電大學人行天橋都是馬路中間用綠化帶隔離起來,限制了行人橫穿馬路,迫使他們只能從天橋上通過。

  陜師大天橋:

  有自動扶梯也有遮陽棚 利用率極高

  陜師大人行天橋有自動扶梯,天橋上方還有遮陽棚,不怕風吹日曬。該天橋出入口沒有臺階,左側是自動扶梯,右側是一個比較寬的緩坡,行人可以推著自行車上下天橋,特別方便,雖然橋下馬路中間的綠化帶和欄桿之間有一個缺口,但在記者觀察的10分鐘里,并未有行人從該缺口處橫穿馬路。

  “我是陜師大學生,我們都是走天橋啊,從來沒有看見有人橫穿馬路,又有電梯又不用曬,為啥不走呢?就是有時候放學高峰期,天橋上人比較多。”一位女生說。

  勞動南路天橋:

  行人無視天橋,根據紅綠燈過馬路

  勞動南路人行天橋周邊是大唐西市商圈,人流量相對較大,但天橋旁邊就緊鄰信號燈路口,所以人行天橋的使用率非常低。記者注意到,緊挨著天橋出處,之前應該是有斑馬線的,雖然線被抹掉了,但還是有痕跡,需要過馬路的行人都站在原有的斑馬線旁,等車行紅燈亮了車停了,從容地走過去。

  一位正準備穿過馬路的小伙子說:“這兒有紅綠燈啊,雖然沒有斑馬線,但車會停住,等車停了就可以直接過去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設計的,非得把斑馬線抹掉,設個天橋。”記者站在天橋上,看著橋下是川流不息的人群,但橋上卻連一個行人都沒有。

  醫學院一附院天橋:

  欄桿有缺口,行人扎堆過馬路

  天橋的東南側臺階下緊挨著的就是西安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,這一側的臺階較陡,沒有自行車坡道,西南側臺階中間有坡道,與之對應的天橋東北側臺階中間也有自行車坡道。醫院門口馬路中間的欄桿有長約25米缺口,缺口上方有禁止左轉的標識,而橫穿馬路者正是從這個缺口穿行。

  缺口沒有斑馬線,沒有紅綠燈,在車流中,只要湊夠一撥人,就大搖大擺地橫穿馬路。“天氣太熱了啊,大家都在走我為啥不能走,家人住院,急著出去買個東西,直接穿馬路會很快。”一位剛從馬路對面跑過來的男子說。

  “天太熱了,其實如果天橋上有遮擋、不會暴曬在烈日下的話,我還是很愿意走天橋的,畢竟比直接過馬路安全多了。”一位30歲左右的女子說。

  豐慶公園北門天橋:

  東西兩側不足100米都有斑馬線

  天橋南北端橫跨豐慶路,有4個進出口,天橋道路東西兩側各2個。

  該天橋南端緊靠豐慶公園,北端有兩個居民小區及多個商鋪,道路中間并沒有隔離帶。該天橋東側不足100米的距離即是豐慶路與桃園南路十字路口。若來往人群不通過天橋,該天橋東西兩側100米范圍內,都有斑馬線可供行人抵達道路對面。

  記者在現場看到,雖然附近有天橋及斑馬線,但橫穿馬路的行人依然很多。一位帶著孩子的女士表示,由于豐慶公園北門正好與小區大門相對,而且馬路兩邊都有路口,為圖方便就直接穿馬路了。

  新華街和廣場北路天橋:

  道路未封死,天橋形同虛設

  該天橋是年初新修而成,共有6個進出口。其中,天橋道路兩旁南邊的兩個進出口有坡道,可供自行車及推車上下。天橋東南角緊鄰華潤萬家超市,東側新華街小區眾多,通向長安廣場及步行街,過路行人眾多。

  記者15日上午在現場看到,橫穿馬路不走天橋的人數眾多,大部分為買菜逛早市的中老年人,及很多往來騎電動車的人群,這是由于道路中間并未被完全封閉,天橋形同虛設。

  交大南門天橋:

  欄桿與綠化帶有半米缺口

  天橋在西安交通大學南門旁,該路段道路正在施工,道路較窄,車輛行駛較緩慢,出校門右轉15步就是人行天橋,橋西南、西北側下臺階走20步就是公交站牌,所以這個交大南門人行天橋的利用率按理應該很高的,但是記者觀察的20分鐘里,橫穿馬路的行人還是很多。橋東馬路中間是欄桿隔離起來的,橋正下方的欄桿與另一側的綠化帶之間有半米的距離,行人紛紛選擇從這兒穿過。

  記者看到一位阿姨艱難地推著自行車從這個半米寬的縫中穿過。“我推著車過馬路用不了一分鐘,天橋東北側沒有坡道,我得繞到西北側的臺階坡道上推上去,下臺階的時候只能從西南側推下去,這起碼得五六分鐘。”

  雞市拐天橋:

  路口斑馬線沒抹干凈

  大多行人橫穿馬路

  該天橋設置在十字路口,在天橋西側的馬路中央有欄桿,行人無法輕易穿過馬路。而在天橋東側有紅綠燈,需要過馬路的行人就站在路口,等來往的車輛遇紅燈停下后,便紛紛穿過馬路。記者在現場觀察的時候正值距離天橋不足百米的東關小學放學,來接小孩的家長幾乎沒有人走天橋,都是根據紅綠燈過馬路。

  記者注意到,路口地面上仍可看到斑馬線的痕跡,但沒有人行紅綠燈。“我天天接孫子上下學,這兒斑馬線走得好好的,不知道為啥要設個天橋,根本就沒必要,雖然嚴格意義上講應該是要走天橋的,但路口車都遇紅燈停下了,很安全的。”一位領著小男孩的大爺說。

  “我是東關小學五年級的學生,現在要去馬路對面的托管班上課,老師說不能橫穿馬路,要走天橋,這樣安全。”一個正在爬天橋臺階的男孩說。

  西北醫院天橋:

  橋西有缺口

  車輛掉頭與行人橫穿并存

  該天橋東邊正對醫院門口的馬路中央是隔離欄桿,行人無法通行。而橋西邊欄桿延續了不到200米,由東向西行駛的車輛可在此處掉頭,不少行人也選擇在此處橫穿馬路。

  由于過往車輛車速較快,記者看到十余位行人站在馬路中間的欄桿旁,等待橫穿馬路,他們花了兩分多鐘,才從車流中穿梭過來。“你沒看見我提著這么多東西嗎?咋走天橋,我腿還疼呢,爬不了樓梯。”面對記者詢問,拎著大包小包的阿姨有些不悅。

  電力醫院天橋:

  如同虛設,橫穿馬路者數不勝數

  天橋西北方向就是西安電力中心醫院,西南邊是住宅小區,人流量很大,記者觀察的10分鐘里,幾乎沒有人從天橋通過,全都是從馬路上橫穿到對面。其實該天橋全程緩坡,走起來毫不費力。

  “看見公交車了,我就想跑過來趕公交啊,從天橋走的話就趕不上了。”一位50歲左右的阿姨說。這時一位年輕姑娘說:“我每天上下班時間都很趕,公交站剛好在橋下,下公交后再走天橋,得繞幾百米,我幾乎沒走過天橋,都是直接走馬路。”

  七十二中天橋:

  趕著回家吃飯,爬天橋太慢了

  該天橋的東南方向就是西安市第七十二中學大門,橋西是綠化帶和欄桿雙層隔離,在記者觀察期間,未見有在橋西翻越欄桿和綠化帶的行人。但是橋東的馬路中央左側是欄桿,右側是綠化帶,欄桿和綠化帶之間有五六米長的缺口,正是這個缺口,給往來的橫穿馬路者提供了便利。

  在記者站在該天橋上的10分鐘里,就看見有20余人橫穿馬路,騎著電動車的、推著嬰兒車的,來往車輛不得不放慢速度,等待行人穿行。“我趕著回家吃飯呢,中午本來就沒有多少休息時間,誰爬天橋呢,太慢了,我從馬路走,幾十秒就過去了。”一個放學準備回家的小男孩說。

  長樂路萬壽路口天橋:

  有缺口,也有“廢棄斑馬線”

  該天橋設置在十字路口,東西方向有紅綠燈,天橋西側的路口處能看出原來的斑馬線痕跡,沒有人行紅綠燈,但大家依舊站在這兒等車停的時候穿過馬路。天橋的西南側是公交站,但距離天橋較遠,公交站旁邊就是萬壽路地鐵站D口,除了在路口上已經廢棄的斑馬線上通行,公交站對面馬路上的欄桿和隔離帶間的三四米缺口,也有很大一部分行人從這兒橫穿馬路。

  “我家就在對面的小區,不管是坐公交還是坐地鐵,都不需要繞那么遠的天橋啊,大家都是直接過去的,也沒聽說什么時候發生過意外。”一位下了公交正準備過馬路的大姐說。

  康樂路北口天橋:

  橫穿現象嚴重

  行人車流中小跑著過馬路

  該天橋的橋西側馬路中間的綠化帶和欄桿間有一米多的缺口,記者注意到,很大一部分行人正是從這個缺口處穿過馬路。欄桿和另一側的綠化帶間也有一米的缺口,還是有行人穿梭通過,還有推著自行車的阿姨疾步通過。

  橋東是長約30米的缺口,由西向東行駛的車輛在此掉頭,車速較快,仍有不少行人快速通過,甚至小跑過去。更多的是自行車和電動車,如果走天橋的話,要從東北側臺階上去,但這側沒有緩坡,且臺階較陡。“我騎電動車上下班,幾乎每天都要經過這兒,難不成天天扛著電動車爬臺階?”一位騎電動車的小伙反問記者。

  三府灣天橋:

  兩側都有缺口,行人隨意橫穿馬路

  該天橋的東側馬路中間左側是綠化帶、右側是欄桿,但是綠化帶和欄桿之間有約2米長的缺口,不時有行人從該缺口通過。記者觀察到,該天橋的東南側臺階中間有自行車坡道,臺階坡度較緩,可以滿足自行車上下通行。

  天橋的西北處有30米左右的缺口,也是行人橫穿馬路的高發地段。“我橫穿馬路怎么了?你問這個問題干啥?我多年都是這樣走的,從來沒人問過我。”一個推著買菜小車的阿姨不耐煩地說。

  空工大天橋:

  行人根據紅綠燈橫穿馬路

  橋西大約100米處是空軍工程大學大門口,東西向有車行紅綠燈,南北向沒有斑馬線,也沒有人行紅綠燈,但是等過往車輛遇紅燈停下時,等待在路邊欲穿過馬路的人們就紛紛快速通過,幾乎沒有人從天橋通過。

  十里鋪小學天橋:

  幾乎沒有行人走天橋

  記者觀察,幾乎沒有過往行人走天橋,南北方向沒有斑馬線,但是有人行紅綠燈,等人行紅綠燈變成綠燈時,等待過馬路的人們都紛紛穿過馬路。在人行天橋東側,雖然沒有紅綠燈,但也有較少的行人從此處橫穿通行。在天橋西側對面的路口南側,有正常運行的行人紅綠燈,而北側的行人紅綠燈是壞的。記者在現場看到,等來往的車輛停下等紅燈時,騎摩托車的、推著小三輪的、牽著娃的,都紛紛穿過馬路。

  >>各方聲音

  天橋通道管理所:負責管理維護,行人不走沒辦法

  西安市市政設施管理局天橋通道管理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“市民不走天橋我們也沒辦法,只能倡導大家為了安全,盡量選擇走人行通道出行。”

  記者走訪中發現,一些天橋下方隔離設施比較完備,這會直接減小行人橫穿馬路的幾率。對此,工作人員說,“我們只是負責日常管理與維護,道路設施需由交警部門設置。每天都有工作人員去各個天橋巡視,看有沒有擺攤設點,也負責清潔工作及定期沖洗天橋護欄,天橋的建設是由天橋地下通道管理辦公室(天地辦)負責的。”天地辦工作人員表示,“我們只是實施部門,負責建設,至于每年在哪些地方新增過街人行天橋,是由規劃部門設計的。”

  自然資源規劃局:新天橋將增設上下電梯等無障礙措施

  西安市自然資源規劃局交通處工作人員段先生表示,“過街人行天橋的設置原則是根據行業標準《城市人行天橋與人行地道技術規范》進行的,結合城市道路網規劃,使天橋的設計布局適應交通的需要,行人不走天橋、橫穿馬路,這我們也沒辦法。”

  “過街設施會定期制定規劃,短期5年、長期20年,制定規劃是根據《城市人行天橋設計規范》,5年規劃中就會規劃上百個立體設施點位,但不可能把規劃中的點位一一落實。每年新增的立體過街設施有10個左右,包括過街人行天橋及地下通道,但具體增加哪些點位,這要問市政部門。”對于市民呼聲較高的給天橋加裝電梯、天橋上增加遮雨防曬等設備的愿景,段先生稱,“現有天橋大都建設年代較遠,跟不上城市的發展,不過今年年初,已將人行過街設施體系規劃報給市政府了,等規劃批下來后,所有新天橋都會有上下電梯等無障礙設施。”

  “過街人行天橋一般不會撤掉,只會增加,除非是對一些大的市政設施建設有影響,比如五路口人行天橋,一方面是修地鐵的緣故,另一方面該地段地下通道設施已基本滿足了行人需求,再就是五路口天橋本身年代久遠,維修成本過高。”段先生說,一些市民呼聲高、要求在一些地段設置人行天橋的,也會予以考慮。

  西安交警:將加強行人過街信號燈建設

  根據記者走訪中發現行人橫穿馬路不走人行天橋等問題,記者采訪到了西安交警部門相關負責人。

  該負責人表示,行人過街可以選擇的設施有天橋、地下通道、斑馬線,而斑馬線間距原則上是200米以上,“這樣的設置一方面是為了保證行人安全,另一方面也是提升機動車通行效率。”該負責人表示,斑馬線本身就是行人通行路權的確認,“也就是說行人穿越馬路應該是通過斑馬線,如果有信號燈調控路口,也應遵守信號燈指示通行,隨意橫穿馬路其實是對車輛通行路權的侵犯。”該負責人說,人行天橋或地下通道也是對行人通行權的一種確認,“不走人行天橋或地下通道而選擇橫穿馬路,已經是一種交通違法行為,除了是對自身安全的一種忽視,也對交通秩序帶來影響。”

  對于記者走訪中發現不少人行天橋設置在交叉路口附近,或者是交叉路口已經消除了斑馬線卻因為有信號燈,所以行人一般選擇按照信號燈通行的現象,該負責人介紹,人行天橋一般是根據交通流設置,“比如說二環、三環和快速干道這些快速路,就很有必要設置人行天橋,而且使用率非常高,因為橫穿馬路就會干擾到正常交通流,其次就是人流密集區域,天橋或者地下通道利用就會很高。”該負責人表示,為了強化交通秩序管理,交警部門加強了道路中央隔離護欄、天橋下方隔離護欄的設置,“目的就是為了引導行人通過過街設施穿越馬路,但從實際效果來看,一些隔離設施對交通的影響也會有,比如阻斷了車輛調頭等。”該負責人說,從交通管理的角度來說,交通參與者都應該遵守交通標志標線指示通行,而不是一味采取設施禁止的方式。

  根據記者從交警部門了解到的信息,今年上半年,西安城區因為行人橫穿馬路的交通事故并不多,“原因有兩方面,一個是西安市的車讓人成為一種共識,另一方面也是硬性隔離設施到位,可以避免行人橫穿馬路。”據介紹,下一步西安交警部門將加強行人過街信號燈的建設,“通過行人信號燈燈時設置可以調控交通流交替通行,因此對交通秩序也會更加有序。”


責任編輯:三秦房產網
聲明:凡注明"來源:三秦房產網"的所有文字圖片等資料,版權均屬三秦房產網所有,轉載請注明出處;文章內容僅供參考,只代表個人觀點,不代表三秦房產網立場。
熱點資訊
2019-05-232019第五屆西安城市復興論開幕在即
2019-05-20盤點買房十大痛點 這份“避坑秘籍”請收好!
2019-05-21一線城市30-34歲人群為租房主力軍 40%的租客每年都在換租
2019-06-02地產二代接班路:多數有留學經歷 面臨挑戰
2019-06-16西安前5月土地出讓攬金440億 成交面積全國第二

更多>>推薦樓盤

吉林快3走势图